【社工手记】在防疫排查的现场

文章浏览量:207

3月初以来,绿耕珠海项目点社工持续参与到线下的防疫工作中。党员先锋队陆续复工复产,一线工作急需人力补充,社工理应承担防控职责、发挥自身的角色和力量。鱼林村作为一个人员流动率高的工业化村落,疫情防控仍不能放松,防疫卡点排查仍是疫情防控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参与到红星村与卫国村片区网格的卡点防疫工作中,尽管实际做得还很有限,但是也给我们带来一些真实的感触和感动,这里希望从几个一线社区社会工作者的视角来展现社区防疫工作的一点思考。

 

防疫排查工作的一点思考

文 / 绿耕社工 张怡

 

我们三位社工是从3月起正式参与到线下社区网格的防疫工作中来,每天到村口卡点为往返出入村民量体温、询问来访情况并临时登记信息,遇到刚从外地返珠的人员则办理出入通行证。

 

防疫排查的“最后一公里”

对于社工来说,参与疫情卡点的排查工作不仅是为了做好村居安全保障,同时重要的也是将疫情防控的信息传递给村民,社工在看似平凡细琐的工作中能够察觉到村民的心声和对防疫工作的看法,及时沟通,将防疫措施以尽可能人性化的方式传递和执行。将疫情防控的政策“沉下去”,让上传下达的政策措施能够落实并能得到民众的理解与支持。

社工能够做的就是耐心解释每一个政策背后的一些考虑,如对于每日的出入量体温检查工作,有些村民对我们的工作表示认同和肯定:“你们查得严好一点”、“你们辛苦了”、“应该是我要谢谢你们”。当然也有一些村民会有一些抱怨“哎一天天要检查好几遍”,我们会回复:特殊时期确实是麻烦一些,我们也是为了保障生活在这里的人安全,希望可以理解。当然也会遇到对政策保有怀疑的村民,例如有一位村民对于登记是否会造成隐私信息泄露有疑问,社工首先询问其担忧,对方表示是在疫情防控前期看到一些泄露群众身份证信息的情况,社工回应:理解你的担心,之前出现的一些情况确实是不合适、存在工作失误的,政府应维护公民信息安全的权利,请放心我们和村委的工作人员都会尽力做好保障。

一线网格工作是社区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同时也是政策的试炼场。疫情防控的紧张局势,容易引发一些小的摩擦,引发不同群体之间的一些冲突,例如本地的检查人员可能与外地的村民因为言谈的语气而发生口角,又或者因不同检查人员稍有出入的做法遭受质疑。要做到合理、合规、合情并不容易,作为一线工作者除了解释防疫措施背后的出发点与考虑外,更重要的是推动换位思考和互相理解,看见政策与措施背后的“人”。尽管难有完美的做法,但是相信正向的积极的沟通能够逐步构建良性互动的基层社会秩序。

而作为一名社工,在自己的岗位中主动寻求沟通,积极发挥粘合剂的功能,连结一线工作者与村民群众、疏通干群关系、调和矛盾,也是推动提升基层社区治理能力的微小一步。

 

看见外地村民的力量,促进社区团结

鱼林村6个村小组估约有11000的外来人口,人员流动率很高,疫情防控与社区治理方面相比传统的村落面临很多挑战。

对于很多外地户籍的村民来说,防疫政策的普及和宣传无法像面向本地户籍村民那样及时和到位,例如对于一些外地长者来说。我们社工刚好在这方面能够利用社区微信群和连结外地骨干的优势将相关信息及时传递出去,例如通行证办理的相关安排、返珠人员隔离的相关政策等。同时,这个过程中,政策与信息的传播,不仅是为了疫情防控宣传,其实也会让外地居住者感受到知情权的获得和有被支持与尊重的感受,理解并愿意支持村居的防控工作,甚至自己有余力的话也能够参与到一些工作中来,例如就有外地的妇女主动联系我们想和我们一起做志愿,也有人向我们表示如果有需要也想为防疫工作出一份力,这让我们很感动。长远来看,疫情期间更应该团结基层不同的力量,这对于推动社区营造、社区融合工作的我们来说是考验也是机会。

 

记住可爱的一线工作者和这段时间所有人付出的努力

下沉社区的基层工作者和党员同志们从春节开始就没有再休息过一天,每日防疫卡点值班、入户排查、跟进隔离人员、社区街巷奔波宣传防疫信息,为TA们的坚守与辛勤付出点赞。

▲鱼林村妇联工作人员自春节以来一直奋战在社区一线

▲鱼林村妇联主席张凤珍

犹记得红星村防疫卡点的一位村委工作者面对一位刚刚结束隔离、焦急地希望开到解除隔离证明才能复工的湖南大哥言道:不用担心,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也会全力配合和支持你,尽力帮你解决问题的,我们很理解有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人会很着急。

在这样的对话中,我们看到了可爱的一线工作者的敬业、耐心与同理心,也看到普通平凡人的生命韧性。

 

 

非常时期需要相互理解

文 / 绿耕社工 符丽君

 

随之疫情的逐渐缓解,大家的心也慢慢地放松下来,同在三灶镇,不同的村(居)后期的做法出现不同。鱼林村依旧采取24小时设卡检测体温、办理和查看通行证的措施,持续严格的排查措施,一方面在疫情未解除期间,强而有力地保证村(居)的安全;另一方面,在保证安全的同时,复工复产悄然而至,业务的往来带来的人员流动,疫情防控工作不能一刀切。因此红星村采取了临时登记的措施,给予经济复苏方便。

因为不同村(居)做法不一,村民朋友会对疫情防控严格的村居大多会感到不耐烦,甚者,一线工作人员身心劳累之际,还会遭受不友好的态度,一线工作人员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向不理解工作的村民朋友们解释缘由。非常时期的相互理解真的非常需要,要不然最后积淀的是不良情绪,而不是更多力量。

▲三八妇女节红星村卡点女性一线工作者合影

▲绿耕社工符丽君在卫国村防疫卡点

 

 

卡点防疫工作的一点感触与反思

文 / 绿耕社工 陈佳敏

 

还记得第一天参与防疫工作,在路口一站四个小时,人来车往,很少有休息的时间。中午回家吃饭,短暂休息后又继续工作。我们几个人每天回到家都很累,什么事情都不想干了。这才体会到一线防疫工作的辛苦。虽如此,相比之前困在家里,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能干着急,现在能够参与到一线防疫工作,保障村居平安,就觉得辛苦一些也不算什么。何况,相比于从年前就坚守在一线防疫的工作人员,以及奋战在前线的医护人员等,我们这些辛苦也不算什么了。

看似简单的工作,实际做起来并不简单。大部分村民是可以理解、支持的,但每天都还是会遇到不耐烦、不理解的村民。一线工作者也是普通人,也会有情绪,但都尽量进行自我消化,也常常换位思考,理解村民的心情,向村民解释清楚情况,避免产生不必要的矛盾,或给村民、往来人员带来不好感受。

比如,有村民有疑问“别的地方都解封了,怎么还要查?”一线工作者会解释,“没办法,这边外来人口多”。各地防疫工作开展会有差异,但基于鱼林村外来人口多,复工复产后外来人口陆续返珠,仍有必要设防。“现在不是防国内,要防境外”。目前国内情况虽得到基本控制,但国外疫情不断爆发,为防止境外输入,也有必要设防。3月份参与防疫工作期间,鱼林村便排查到一起从国外旅游返珠的,目前基层工作人员已安排进行隔离观察。因此,要相信排查工作的必要。实际排查工作量是很大的,如果真的安全,势必会解封。

近来,也有人认为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已经没事了,开始串门,走亲访友,甚至出门不带口罩。在这里也提醒大家,不要放松警惕。复工复产是考虑到人们生产生活的需要,但不代表已经安全,仍要保护好自己,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

有村民疑问,“为什么只查我,不查他?”首先,一线工作者理解村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这是他们看到的现象。而这个现象背后,有一些具体的原因,比如有一些人员,他们就在附近工厂上班,厂里每天都要量体温,查的更严格,一线工作者也就不必要重复去做工作,因此有时只是看下通行证就让他们通行。

也有村民会说,“我每天在这里经过,还要查?你记住我,记住我的车。”繁复的检查确实会让人不耐烦,但一线工作者在路口,每天进进出出几千人,即便有些人是每天经过,也不可能每一个都记得,也需要村民的理解。

▲绿耕社工陈佳敏在红星村防疫卡点

▲绿耕社工张怡在卫国村防疫卡点

工作期间,还遇到有一位村民,来势汹汹跑到路口排查点,说自己的通行证之前被收了,他现在已经解除隔离,要工作人员给他开一个证明,证明收了他的通行证。工作人员告知他,没办法开这种证明,收了他的通行证,还给他就是了,又问他要证明干什么,有没有解除隔离的证明。那位村民没有做核酸检测,没有解除隔离的证明,却坚持要工作人员给他开一个收了他的通行证的证明。工作人员解释了很久,没办法开,他还是坚持他的通行证是被这边的工作人员收走了,要工作人员给他开证明。一开始听上去,这样的要求很不合理。但是工作人员还是耐心询问这位村民,当时为什么收他的通行证,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发生的这件事情。工作人员找来当时经手这件事情的工作人员,还联系了这位村民的老婆。最后终于弄明白,这位村民不是强制隔离的人员,是因为他的老婆接受隔离,按照当时珠海防疫6号文件,他是密切接触者,也要自行居家观察14天。当时还是他的老婆主动联系工作人员,问需不需要隔离的。因此,当时就让他自行隔离,收了通行证,但没有做核酸检测。这位村民想开证明,是因为现在要复工,他担心老板认为他是无故旷工,所以想要开一个证明,证明自己这段时间是在居家隔离的。这样子事情就清楚了。工作人员告知这位村民,通行证收了还给他就是,这个是开不了证明的,但是他要复工,想要证明自己这段时间是在居家隔离观察,这个证明是可以开的。随后,又安排工作人员到村委处把证明开好给到这位村民。这位村民从一开始来势汹汹,到最后感受到工作人员尽心尽责的服务,态度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在工作人员去协助开证明时还同工作人员道谢。

从这个事例中,我也总结出一些基层工作的经验。不管是防疫工作还是其它基层工作,有时难免会遇到村民不理解,甚至“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时候,但作为基层工作人员,即便在这样的时刻,也要避免受到一时情绪的影响,学会换位思考(深层同理),保持良好的服务态度。遇事多问为什么,而非不闻不问或放置不管。像上述事例中,如果工作人员只是简单的说收走通行证没办法开证明,而不去耐心问清情况,也就无法了解村民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只有经过细致耐心的询问,我们才能掌握村民真正的需求,也才能够“对症下药”,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尽可能满足村民的需要。有一些基层矛盾的发生,是因为没有形成有效的沟通,双方存在一些误解而导致。因此,一方面基层工作者要去了解村民真正的想法和需要,也要向村民解释清楚一些工作我们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双方才能形成良性的互动,做好基层服务。相信这样开展工作,才能避免或化解基层矛盾,也更能赢得村民的理解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