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耕学院】记绿耕第四期共学营:一场组织行动的试验

文章浏览量:648

 

一场组织行动的试验

文 / 广东绿耕社会工作发展中心  张怡

 

面对这一期的主题“组织培育与社区发展”,协作者说:让我们用组织的方式去共同学习组织。看起来这就算是这次共学营的目标,首先学的主题是组织,其次是共同学习的方式,最后是说这个过程要大家自己组织起来。

学习的主题当然大伙都很明确了,第二点“共同学习”却并不一定是共识。我理解的共学是基于每个人都是有潜能的信念,打破了传统的“灌输式”的学习模式,也打破了教师和学生之间的权威关系,在平等对话的过程中获得知识。这样的共识不仅建立在理解和相信这套理念的基础上,还要尝试改变自己原本已经习惯的学习模式,要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耐心倾听他人,也要迅速地思考、积极表达与反馈,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大家自己组织起来”——在共学营的第二天,所有的协作者都“退场”了,变成了学员要自己去组织想讨论的内容、呈现与互动的方式,过程中协作者也不会做任何的提醒和介入。简而言之,“组织”就是学员自己的了。但这三点目标对于学员而言,不一定能迅速理解,还要转化为自己的行动目标。我自己是在经历了前两天之后,在第三天做复盘学习时才真正意识到这个问题,组织真的是自己的,也才真正意识到对它应负有的责任。

协作者希望这样的安排是一种“没框”的实验,没有任何条件地将发挥的空间留给学员,但对我而言,事后反思这个过程却做得并不好。因为下意识里的思考仍是带着“框”的,很快我和我的小组队友就在时间有限、想象匮乏之下定下来了我们大组汇报经典的三步走方式:第一步挑选代表汇报、把大白纸一挂,第二步分享完询问队友有没有补充,第三步再问其它小组的伙伴有没有提问再做回应。这样的过程和结果大家应该都不陌生,队友没什么补充,而其它组的伙伴也始终是几个活跃的积极分子会做提问。结果就是没有引发积极的互动,也没有提供可以深入思考、对话的机会。

这好像变成,一个协作者有心“去框”,学员下意识“填框”的过程,像我这样的参与者很着急地就用脑袋里的“套路”把空白填满。当一个小组在刚开始组建,大家都没有太多想法和头绪时,大家也很容易就选择思维里最熟悉、最便捷、最好掌控的方式。站在协作者的角度,面对带着许多“框框”的村民,是否要把“填框”的权力留给村民呢?如果留给村民的话,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村民在参与的过程中剥掉一些“框框”呢?

黄总在协作时提到,“我们常常仅把组织工作看作为一种工作方法和策略”,这么一句话立马提醒了我:哦!我们太长时间专注在讨论方法这个东西了,但很少去细细理解、提炼其中人的关系和组织的意义,这才是“术”背后的“道”吧。但是“道”这个东西奇妙的就在于,它更强调的是觉察和感悟,不仅是靠语言去解释,要呈现它需要和行动结合在一起,我想这也就是协作者们希望我们通过先组成“小组”、再回到“大组”一起共学,再做回顾和复盘的原因吧。

我也在这次工作坊中尝试体会组织的意义。因为协作者一下子把工作坊“交”给学员了,怎样学习、学多少都在于大家如何组织、付出多少,共学实际上变成了一种集体行动,每个人都是知识的奉献者,如果想要学的更多,就要更投入,不仅是某一个人投入,要所有人投入才可以。为了大家都能投入,就要保证大家都有发言和参与的机会,也因此就要营造相互倾听、尊重和信任的氛围。这样看来,就是组织工作中社工常常要面对的处境嘛。

这也有点显露出组织中成员,彼此之间那么一些赖以维继、相互依存的关系,你不付出我不付出,最后就没有收获,如果关系出现问题,即使想付出也没办法继续付出。一方面,通过组织的方式能够实现某个目标、成就某件事,一方面组织的关系也与人类的情感体验密切相关,好的体验会让人与组织一起得到成长。我想这也是组织对人而言的一部分意义吧。

有意思的是,在第三天的复盘中、在讨论组织的关系中,开始有伙伴陆续地讨论到“发言多与少”的问题,无论是发言多的人,还是发言少的人,都开始谈到了这个话题。有伙伴分享,“不发言其实是在倾听,倾听也是一种参与”,我想这背后的意思应该是指“不发言的人”对组织也是有贡献的。发言少的伙伴也开始站出来表达自己为什么“不发言”。也有伙伴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发言太多,相应会不会减少了别人说话的机会?这个时候共学的动力好像发生了一点什么变化,我们当中有更多的人发言,有了一些共同讨论的焦点、并一起做追问和澄清。而我自己确实是在这个“集体反思”的过程中,明确感受到作为组织中的一员对这场共学营负有的责任(也有点后悔和责怪自己前两天没有更加投入)。

三天的工作坊更像是一场关于组织的试验。不仅在于赋予了伙伴们行动的空间,也打破了原本的协作者-参与者的固定关系,这种改变有点“可爱”——第一次碰到在最后部分,学员直接表达对协作者的不满意,协作者全部走向前台,回应大家并分享自己对于共学营的想象,并也坦言协作者团队的压力、自身经验的不足,并表达TA们也真的很想参与、很想发言但都忍住的心情……这种坦诚相见也自由自在的氛围比我参加过的任何一场工作坊都要更“赋权”。

正是在参与和回看整个三天共学营的过程中,从一直在想“方法”的组织工作者角色转换为一个“吃瓜的村民”再到一个“找到责任感的村民”,发现和感受到一群人组织起来发酵出的能量,还有其中的微妙变化,我想这种体会就是一种“组织的视角”吧。

最后一天的夜晚,有一群人结束了还迟迟不离开,围圈挨个儿开始分享经历与见解,一个故事又引发了另一个故事,因为不能制造太大动静,大家就再拉近一点距离轻声说话,激动地想鼓掌的话就两手向上抖一抖。结束后,还有朋友在群里思忖新的想法。好像共学的神奇之处就是一定会有行动继续下去。